奈良走遍 你不在我身边

时间:2017-01-08 11:28点击:
  

奈良的风和C城其实没有多大不同,宁静的街头和C城某条小街没什么不同,匆匆路过的日本行人和中国人的脸也没什么不同。只是现在的我,和三年前的自己。早就不同了。这句当年可以随便弄哭我的话,已经成为一种让我木然的存在。我不知道是不是时间在涂林来奈良的这几年静止了,他似乎忘记了我们已经有三年没见面了,忘记了我不再是那个什么事情都可以瞎感动的二十岁少女。如果说时间从我身上带走了什么,那就是以前那不顾一切和不计后果的桀骜,如果说留下了什么,那就是我现在终于可以面对这个男人,波澜不惊了。

  我叫沈小缦,23岁,双子座,研一,背着相机和一本三毛来到了奈良,在这个风和日丽的下午,遇到了我曾经狂恋过的男人。我至今还记得,我手腕上有一道浅浅的疤是因为他而存在的。

  【2】

  那天晚上在旅馆,我破天荒的梦到了涂林。

  他的脸在我的梦里很清晰,一如当年初见的样子。初冬的大学阶梯教室,我裹着大衣抱着暖壶昏昏欲睡,他走过来,坐在我旁边,碰了碰我,说,同学,你的笔掉了。我想,我总是这样,容易被细节打动,当时涂林帮我捡起了那支笔,拿出纸巾擦了擦才递到我手上。我抬起浮肿的眼睛,向着他,他看着我微笑。我承认,在那之前,在那之后,我都没有在遇到过可以笑得这样绅士淡定的男人,包括朱韫博。

  当你整天面对的是理工系那些饥渴得像狼,只知道松岛枫,不知道沈从文,没事就是每天在寝室打游戏上黄网,通宵泡网吧都不洗澡,看到女生就笑得像眼睛都没了的男生时,涂林的出现对于当时完美主义的我来说,无疑是一个炸药包。我喜欢这样的男人,好像达西先生那样。我一直以为遇到涂林,就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事情了。可是当我无数次感受到他若即若离的暧昧后,才猛然发现,原来这不是爱情。这样的男人,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爱慕,那些疯狂迷恋的女人好像秋天的小蚊子一样多且烦人,我曾经问过涂林,你只爱我吗?涂林却只是笑,我知道那个微笑的意义,可是我不敢说破。很多时候,我总是这样,明知道早向前走一步,就什么都可以海阔天空,不再烦恼,我却没那个勇气。因为害怕失去,不想失去涂林,我自以为是的爱着,偏执的爱。

  直到涂林第五次吻我后,我看到她跟一个英文系很漂亮的姐姐从图书馆走出来,我才彻底崩溃,之前那些莺莺燕燕我不放在眼里是因为我觉得她们都比不上我,而这一次不同,我自卑的躲在角落里,躲在阳光的阴影下,任由我的忌妒滋长。我做了前二十年,甚至以后的几十年都没想过也不会再做的事情,我看着那些血从我的手腕上流走的时候,我突然像大梦初醒一般,求生的欲望强烈到让我一直不停的踹被自己反锁的门。到了最后我拨通了电话,尽管在那之后我就晕了过去,可是我知道,我不会死,因为我并不想死。

  涂林到医院看了我,还是那副表情,只是略带歉疚,他说了很多很多话,我却一句也没有听进去,看着他那张万年不变的脸时,我突然觉得很可笑。就像我从梦里醒来,看到阳光照在旅馆的小窗台上,楼下的老板娘在叫我,说有人来找我,我一打开门就看到涂林的脸了,这一切都让我觉得很可笑。

  【3】

  涂林带我去了富士山,站在上面的时候,我的IPOD很时宜的在放陈奕迅的《富士山下》,只是我是在富士山上。当看了这么多遍的图片和视频的场景,真实的展现在我眼前时,我心里居然觉得很难过。我裹着租来的大棉袄,步伐艰难的走着,涂林紧跟在我的身侧。在半山一间很出名的拉面店,我吃了一碗拉面,很大很大的声音吃完的,丝毫没有女孩子应该有的样子。吃的时候我想到了一个人,他每次吃面条都会发出很大的声音,我就会坐在旁边投入的看他吃我煮的面条,然后讽刺的说,你可以更像猪一点吗?朱先生?

  我想他的时候,涂林在旁边看着我,我侧过头去,不知道他是否看到了我掉在碗里的眼泪,我想起了梁静茹的那首歌,里面有一句是,终究会到达,但却跟悲伤。我想我始终没有勇气唱完下一半句。站在富士山上时,我看着嘴里呼出的白气,身边说着各种语言的游客。还有那个自始至终都一个表情的涂林,突然觉得,富士山也不过如此。而这个时候涂林走了过来,正对着我,说,我可以抱你么?我退后了两步,摇头,想了想,还是摇头,我听见涂林在叹气。我也在心底叹气,我不知道他这样的原因,我却知道,我此刻站在这里,日本的标志景物富士山上,眼眶通红的原因。

  我想朱韫博了,真的,我很想他。

  【4】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特别推荐
热点内容
联系我们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核实后会及时删除
联系人:QQ/邮件(请注明来意)
Kmgog@baidu.com
友情链接:
  • 神话在线娱乐